当前位置:主页 > 剧情 >

中国林业-亟待挺直的“生态脊梁”

来源:未知

我国18亿亩耕地基本上解决了13亿人口的吃饭问题,而31.2亿亩森林却不能知足全国的木材需求。专家以为,落后的育林理念和技术,导致森林多种效能施展不充足。在“重造林、轻治理”等落伍经营理念、技巧影响下,不少国有林场固然是“生态建设的脊梁”,同时也成了“经济建设的累赘”。一些林业专家和国有林场负责人呐喊,为实现从林业大国向林业产业强国转变,亟需转变森林经营理念、技术,强健“生态骨架”,提高林分质量。


国家林业局组织完成的第八次全国森林资源追查成果显示:我国森林资源进入了数目增长、质量提升的稳步发展期,全国森林面积2.08亿公顷,森林覆盖率21.63%,森林蓄积151.37亿立方米。但是,森林资源总量相对不足、质量不高、散布不均的状况仍未得到基本改变,林业发展还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和挑衅。


首先,我国森林笼罩率远低于寰球31%的平均水平,人均森林面积仅为世界人均水平的1/4,人均森林蓄积只有世界人均水平的1/7。


其次,我国林地生产力低,每公顷蓄积量只有世界平均程度的69%。亟需增强森林经营,进步林地生产力、增加森林蓄积量、增强生态服务功能潜力伟大。

另外,森林有效供给与日益增长的社会需求之间的矛盾依然突出。我国木材对外依存度亲近50%,木材平安形势严峻;现有用材林中大径材林木和珍贵用材树种少,木材供需构造性矛盾突出。



——在德国,一棵直径80厘米的优质楸木能够换一辆宝马车;而在中国,通常十几亩地的木材也换不来半辆宝马车。


——德国森林面积只有1.6亿亩,相当于我国森林面积的二非常之一、我国国有林局面积的六分之一,但是他们不仅满意了国内木材需求,而且每年出口优质木材达600万立方米以上;中国拥有31.2亿亩森林面积,不仅没有实现木材的有效供应、形成应有的财产,而且林业自我生存发展才能非常有限;9亿多亩的国有林场的产出,不能保障4800个国有林场的正常运转和75万林业职工的工资开销。


——德国林业每年产值到达1000亿欧元以上,对国民生产总值的奉献率高达3%以上,远超钢铁制造业的214亿欧元和矿产业的123亿欧元。


——德国森林公顷蓄积量高达310立方米,公顷年生长量为12.2立方米,年采伐量为每公顷8.7立方米,达到了“越采越多”的理想状态;而我国森林公顷蓄积量只有89.8立方米,相当于德国的四分之一,年成长量为4.2立方米,相当于德国的三分之一,可采伐的优质木材资源简直枯竭。


河北省木兰林管局局长徐成立曾到德国就森林经营管理进行过专题考核。看到中德林业宏大差距,他算了一笔账:“木兰林管局拥有10万公顷林地,假如依照德国森林生产率水平,我们局每年应该有80亿元的有效产出,斟酌到降水等前提的差别,即便仅打一折,也应该有8亿元产值,但实际上每年可变现的产出不足5千万,只相当于德国的一百六十分之一!当然,差距大,也意味着晋升空间潜力大”。


到2008年,木兰林管局林业发展遭遇“瓶颈”:林龄持续偏小,平均林龄仅27年,中幼龄林比重占60%;产材径级持续偏低,均匀胸径只有12厘米,可采伐资源面临枯竭;木材质量连续下降、价值下降,森林蓄积增长乏力,多年彷徨在500万立方米左右,陷入“资源危机、资金危困”的尴尬局势。这样的“瓶颈”,根本是我国国有林场现状的缩影。



——中国的林业教科书上说,40年的落叶松人工林已是成熟林,也就是说,到了40年,这样的落叶松就应该主伐利用了。而在德国,40年的落叶松被定义为幼树,基本到80年左右才开端主伐利用,长到100多年,树木生长量依然很高。德国资深林业专家斯匹克说,“通常情形下,树越大,生长量越大。”当他在中国看到40多年的落叶松被成片采伐时,他非常惋惜地评估说:“这是非常愚蠢的决议!”


——在中国林业生产中,生产单位没有把修枝当作提高木材质量的手腕,所以不注重修枝工作。在德国,则特殊重视修枝,他们通过修枝减少木材主干上的“疤瘌”,这样的木材加工成的板材会有美丽的木纹,木材的商品价值大幅度提高;市场上,修枝材比不修枝材价值相差2至3倍,而且越珍贵的木材差价越大。


——在中国,高校的林业专业多数在教室里进行;在德国,林业专业课堂开在森林里。用斯匹克的话说是:“你要知道树的性命规律吗?那你就走进森林,去问问森林吧!”


“我国传统林业的教科书主要是从前苏联学习借鉴过来的,几十年没有变化。”国内知名森林经营专家、中国林科院科技信息研究所特聘研究员邬可义介绍说,“前苏联地区广袤,人口稀少,森林资源非常丰盛,他们重采伐、轻培养,与中国的国情、林情都相差很大”。


我国18亿亩耕地基本上解决了13亿人口的吃饭问题,而31.2亿亩森林却不能满意全国的木材需求。邬可义认为,育林理念和技术落后,导致森林多种效能发挥不充分。

长期以来,我国的森林经营多采取以取材为目的的“皆伐”方式,岂但损坏了森林环境,延长了森林恢复周期,还造成可采资源减少;我国广泛重视植树造林,不注重天然更新,又不注重科学抚育,使原始森林和天然林比重下降,造成森林生态功能弱化。

“要么使劲砍,要么一棵不让动,在两个极端间往返摇摆”。林业专家说,大面积“皆伐”虽然带来了即时效益,但这种“剃光秃”的采伐方式无异于涸泽而渔,如果任由长期发展,不但大径级优质木材战略资源难以实现,结果还会使森林质量越来越差,公顷蓄积量和生长量在低水平上徘徊不前。

再如,生态公益林采伐强度不能超15%。实际上,有的中幼林每公顷株数已经超过5000株,甚至上万株,伐除15%远远达不到抚养目标;而对于每公顷株数不到500株的林分,伐除15%显然是超强度采伐。不同的林分却在应用同样的政策,政策滞后十分显著。

在“重造林、轻管理,重采伐、轻培育”等“重两头、轻中间”落后经营理念技术的影响下,不少国有林场成为“生态建设的脊梁,经济建设的包袱”,不同水平地陷入“青山常在,永不成林”和“越砍越穷”的窘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