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我的前半生结束了,但罗子君值得过更美好的生

来源:未知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结束了,留下开放式的想像空间。 剧中女主子君(马伊俐扮演)33岁,大学毕业工作半年后,就嫁为人妇,从此锦衣玉食,十指不沾阳春水,平里的生活不是带带孩子,就是逛街做SPA。老公陈俊生收入可观,一直对子君和孩子很好,对子君的妹妹子群和母亲,也视如亲人,时常接济。 可就在一派太平之下,陈俊生不知不觉,与办公室同事凌玲产生了婚外情。全天下人几乎都知道了,唯独子君还悠哉悠哉蒙在鼓里,还是子君的好闺蜜,职场高管唐晶点破了真相。 一、你踢我出局本来关于离婚,陈俊生一直难以启齿,对于单纯如温室中花朵的子君,他也于心不忍,割舍不下,为什么后来,陈俊生反倒下定决心,破壶沉舟,倒向凌玲呢? 两个女人,面对高危状况,有着不同的应对。 凌玲与陈俊生的办公室恋情,一直不温不热,陈俊生也没有狠下决心要离婚。但是凌玲先是不声不响地把婚离了,又次次对陈俊生说:离婚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要离,你不要有负担 。爱你,是我一个人的事。 女人这么无私体贴“识大体”,男人难免感动得心生愧疚。 要命的是,子君听说了陈俊生的“奸情“之后,她不相信头上这片蓝天就要支离破碎,理由竟然是男人说过爱她养她一辈子的誓言!当陈俊生清楚地说出”我们离婚吧“,她六神无主,手足无措,像被人欺侮了小女孩,可怜巴巴坐在沙发上哭泣。 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子君的神助功妈妈启动了。她冲到陈俊生和凌玲共同的单位,揪住破口大骂,极其侮辱之能事。虽然最后保安把她给赶了出去,凌玲因此羞于呆在单位,请假休息,可两天之后又意外地回来,强颜欢笑地说:我是劳动人民,不上班哪有吃饭的钱? 接着唐晶又出手,写匿名信告凌玲,说她加薪升职是因为陈俊生营私舞弊。人事部对此事开展调查,凌玲的工作眼看就要保不住了,陈俊生对凌玲愧疚加怜爱,大旗终于彻底倒向了不依不靠的单亲妈妈。 妈妈和闺蜜比子君本人还要愤慨着急,以爱她为名,替她做决定 ,为她冲上前线,简直行动力爆棚。上门大骂和告状都不是子君的授意,这不是她的风格,关键在于,子君自己既不能正确作为,也没有主动布置好自己的个人界线。 在离婚前夕这段微妙敏感的时期,一个坚强,体贴;一个张惶无主,依赖,失去界线。命运就这么公平地把子君推向了被抛弃的位置。 二    我值得更美好的人生。电视剧《我的前半生》的前几集,极尽所能地渲染女主子君是多么粗鄙不堪的一个女人: 全职主妇,用他老公陈俊生的话说:不可能有上班的能力,哪怕去上班也坚持不了3天。 原生家庭成员活脱脱小市民作派,吵闹,贫穷,爱占便宜,到超市买颗花菜都自带小刀切掉菜梗。 穿衣无品,粉红、蕾丝各种少女元素乱入;或者大红大绿大黄凑一起,织成行走的色块。 整天逛街购物,花钱如流水。出手8万元,眼不眨心不跳,只为买一双新款鞋子; 把老公看得贼紧,一有风吹草动便查问不休,甚至跑到老公单位对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出言不逊; 最后被离婚,赶出大房子,独自带着儿子,艰难求职讨生活,为了每月能多得到2000元抚养费而与前夫斗智斗勇。活脱脱一个可怜家庭主妇的被甩写照。 于是各种媒体评论便大谈女性出外上班,去职场奋斗的重要性。好像只要女性经济独立了,家庭就会固若金汤。希拉里那么优秀,老公也曾出轨了,可见经济独立不是女人幸福的万能法宝;我乡下的表妹婚后在外打工15年,一心想着为家攒钱,衣服都是50以下的地摊货,30多了还没买过一只口红,但是家里的存款被老公悄悄地转移掉,今年也被离了。可见不舍得花钱也不能带来幸福万万年。  拥有值得感、价值感才是幸福的根源。 人们说陈俊生撕裂了子君的曾经的生活,但,确切地说,陈俊生配不上子君这样有值得感的老婆。 子君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值得感。她心安理得地接受陈俊生物质上的供养,前后理由当然地指挥贺涵干这干那,这是一份特别的能力------相信自己值得对方付出。 大多数人特别是情绪不健全家庭中成长的人,在儿童时期形成了无价值感自我印象,成年后依旧对自己是否有资格接受美好的馈赠与援助而心存抗拒 。 一个人善于接受,才绝对不会傲慢,才会以感恩的心态面对一切。子君在生活中对待陈俊生,发自内心的关心与感谢。她在家安心养育孩子,常常说自己嫁给陈俊生命好,吃饭时虾皮要全剥好喂给陈吃,看到陈有些心事便买了他很想要的沙发回家。努力保持自己的年经美丽,好让陈在外有面子······· 不错,钱是陈俊生挣的,可是一年365天只有20天不出差不加班在家的日子,这个家是子君一片一片叶子筑的巢,这样一个温暖的家不仅是拜一个男人所赐。就像是子君所言:我虽然没有出去上班,但我的家就是我的事业! 有些人一看,就知道曾被一直好好地对待,所以让人不由自主地会随着惯性对她/他好。 子君身上就自带这样一种值得被好好对待的感觉。 她做主妇一直做得快乐自信,享受着丈夫的的宠爱,唯一的失察就是过于乐观地考量了老公的抗压能力。 她不是被所谓渣男抛弃,而是潜意思带领她走向更广阔的空间,这样一个美丽可爱娇蛮的女性,值得过更有尊严的生活。 如果陈俊生工作能力超强,又懂得欣赏子君的美好善良,他根本不需要凌玲业务上的协助,那么凌玲固然是一个得力的女助手,但也仅此而已,根本无法攻陷陈俊生的下半身。 而凌玲这样一个不漂亮却懂得陈俊生软肋的女人,她的付出目的,根本不像她的嘴上套路那么高尚。她靠辛辛苦苦工作只能站在这样一个平凡的位置,“聪明”如她,贪心如她,无奈如她,只有搭上陈俊生的快车道,才能让自己轻松地过上更好的物质生活。这是陈俊生后来才领会到的。人性最不容易的是承认自己的错,所以只有将错就错了,毕竟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包括他自己。他们各取所需,所以才是更匹配的一对。 正直善良的品格女人,是这世上最难预测的生物。子君固然有这样那样的人性通病,话说哪位高级高档高尚的"三高"人士不会偶尔有那么一下下的失控呢。人前滴水不漏,四平八稳,人后咬牙切齿、小肚鸡肠,甚至大动肝火,恼羞成怒,谁能免得了这点点红尘烟火俗? 换一个角度讲,子君简单直率 ,做人不拐弯抹角,虽然是大嘴巴但心性单纯,这也是高管闺蜜唐晶能与她做几十年朋友的原因。 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家庭主妇就低人一等。看她开撕唐晶的高富帅男友韩涵: “孔雀傲娇男,穿着自以为帅到爆其实特傻缺的运动衣,骑个死飞还非得到日本订做······” “家庭主妇怎么的?下雨了,你是绅士你得开车送我。” 看得起自己的女人,敢于直言不讳做自己。 她面对新的工作的困难无所畏怕,先是一个字-------“做",然后变成两个字-----"做好"! 对陈俊生,她让出了大房子。她不算计那么多,不理性,不以自己的私利为目标去做事,这是贺涵与唐晶内心最大的黑洞。他们为了工作,为了利益,心中几乎没有感情;眼里真的没有六亲。 “不是你倒下,就是我,所以不必考虑那么多,杀过去便是了。”这是唐晶的威力也是她的无奈。 在物欲横流的社会,子君所表现出的正直品德足以做那些职场精英的标杆。打离婚官司坚持不编假话不造假证,腹黑律师自以为阅尽人间冷暖,却也不得不对子君刮目相看;高高在上的男神贺涵,那一向以利益为上的坚硬的心,同时也戏剧般地被触动了,他注视着子君,眼中那一刹那间的温柔,预示了他之后不可阻挡的沦陷。 唐晶:失去幸福不是别人的错唐晶的人设表面看几乎是一个完美的女神:高薪收入,运动习惯(这个特点我保持怀疑),工作出色,吃苦耐劳,但事实上却深藏着一颗很没有安全感的心。"爱情易逝,婚姻易碎。"是她生命的梦语。在职场上那么拼,是因为,她所有的人生快乐全来自于对自己商业价值的确认,失去男人她会心碎,但工作会迅速将她的破碎覆盖,而如果没有工作,她更可能像一个失重的空心人。 “没有人,至少还有钱。”这句话多次被很多公众号所引用,其实这句话后面潜藏着的真正秘密是:一个人心中充斥着大大的不安全感,才需要很多很多钱来支撑住。 实际上,正如唐晶所说:这么多年内心一直不踏实,仿佛一直期待有一天会有一个更好的女人出现,代替她,只是没有想到这个人会是罗子君。唐晶内心那个不够好的自己,其实不相信自己值得拥有贺涵。 失去幸福从来不是别人的原因。她与贺涵一直紧张地在彼此面前扮演着金童玉女,这样的关系终究会有结束的一天。如果唐晶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就算他们如期结了婚,那也依旧是个形式好看却冷漠客套的家,贺涵的心离开只是一个日期问题。没有子君,还可能会出现"子琴,子歌,子舞或子薇"。 微微安不断的挑如同在唐晶的脆弱心灵上扎刺,她因此不相信贺涵也不放过自己,表现在对贺涵的态度上是抗拒是考验是过份的挑剔。这样的审判,对于一个男人的自尊而言,有着日积月累的打击。 但是这能怪微微安吗?一个深感被爱的女人,会基于信任和自信,去沟通,了解实情,自己撩的段位高,还怕什么那娇艳贱货? 过于脆弱表现出来却是过于刚强,结局只有一拍两散,天涯各处。 接受等于付出子君可爱的妈妈珍珠女士说过,女人还是要靠一点点男人的。这个靠,其实也是内心柔软而自信的部分。两个人有那么一点需要感,有可以交换的东西,有值得对方给予的底气。就像这部剧的导演说的一样:我一直对过于'激进'的女性独立理念是持保留态度的。女人不一定要在社会中拥有自己的位置才可能在感情中占据制高点,合理地利用男女关系和婚姻关系拥有幸福也是很重要的。 子君的魅力在于,能让男人觉得付出是幸福的是值得的,她的接受就相当于付出,甚至比付出更有力量。 她重视家庭亲情,有着接着地气儿的简单与可爱,正如她所说:'每天晚上一家人其乐融融地一起吃饭的幸福时光,就是在白天在外面辛苦挣钱的意义所在啊。"这不正是那些过了金钱坎之后的贺涵们所的幸福吗?! 所以, 前半生虽然结束了,但罗子君值得过更美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