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肖申克的救赎》--只能怪自己不够强大

来源:未知

原标题:《肖申克的救赎》:情商高之人不会认为自己情商高,只会认为自己不够强大作者 摩羯座的魔 《肖申克的救赎》:情商高之人不会认为自己情商高,只会认为自己不够强大 杀不死你的,只会使你更强大——尼采 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尤其是对电影《肖申克的救赎》这样的经典之作。 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主人翁银行家安迪蒙冤入狱后,一个人通过长时间的筹谋最后成功越狱且报复监狱最高裁决者的故事,它透过监狱这种关押犯人剥夺自由、且纪律严明的特殊背景,来展现人对于坚持信念和希望,对于自由和改变的不同反应,给人们带来异常丰富和深邃的思考。而我在这部影片中思考和被启发的是主人翁安迪身处逆境时所展现出的高情商。 01/ 安迪因杀妻罪名而蒙冤入狱的第一夜,在这所名为肖申克的监狱里,便有同行狱友心理崩溃大哭而被残暴的狱警活活打死,安迪却保持安静,从善如流,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以避免不必要的伤害;但随后的几年安迪虽然持续遭受着鸡奸犯莫格斯及同伙的侵犯和侮辱,安迪却并不逆来顺受,总是利用手边有限的“武器”进行反抗,哪怕会引发他们更激烈的殴打也不让暴徒们次次都得逞。 什么是高情商?当身处逆境之时,不抱怨,不批评,只做有意义的事;而又保持积极的心态,鼓励自己不苟且不沉沦于黑暗而要将信念坚持下去,做一个有生命韧劲的人。 一如尼采所说“杀不死你的,只会使你更强大”——最终,在安迪最后一次的强力抗争之后,狱警海利被安迪的人格魅力深深的感染,亲手将莫格斯打残,虽然莫格斯曾是他间接欺压犯人的工具。 2/ 安迪先是与“万金油”瑞德建立了友谊,通过瑞德扩大了自己的关系网和影响力,又利用自己的理财特长为狱警海利谋取利益后,所请求的却是让海利请朋友们在屋顶的暖阳下喝冰冻啤酒,自己不喝却面露着微笑,那一刻安迪让他自己和别人都享受到了自由的感觉;他持之以恒的给州议会写信,为肖申克监狱争取了一笔史无前例的资金以用于监狱图书馆的改造和扩大,让朋友们能接触到最为宝贵的精神食粮,以期强大他们内心,让他们能够掌握生活技能,永远不放弃出狱获得自由生活的能力;尤其是利用监狱广播为众人播放《费加罗的婚礼》那一幕让人印象尤为深刻,当监狱的最高裁决者都站在门外向安迪发出警告的时候,安迪却再次面带微笑地把留声机的音量调到了最高——可怕的惩罚就在门外,安迪却再一次选择让朋友们感受到自由的感觉。 什么是高情商?做一个有生命韧劲的人,永远保持好心情,对生活保有热情和激情;利用共情,包容与宽容的去与人沟通与交流,用自己强大的自我疆界去感染别人,这样的人才会让人为之倾心和折服。 “杀不死你的,只会使你更强大”——最终,安迪虽被关了一周禁闭,可这个连穷凶极恶之徒都害怕的惩罚,安迪却甘之若饴,因为莫扎特在他脑中专为他开了一周音乐会,更因此而彻底折服了瑞德们,使他们成为他真正的拥趸者。 3/ 安迪一直喜爱阅读,蒙冤入狱前就已经是银行的副总裁,安迪正是依靠入狱前所掌握的财税知识,才能被老奸巨滑的典狱长看中,表面被动的为监狱最高裁决者做着假帐,一点点的获取了典狱长的信任,利用他的松懈扩大着自己能够自由活动的权限;利用所掌握的地理岩石分布的知识,不动声色的用一把可以藏在书中的小榔头,用近20年时间凿出一个逃向自由的隧洞,并最终觉悟自己不可能通过公平机会获得自由之后,谋定而后动,在不将朋友们置于危险的情况下,取得一切关键的逃生工具,果断利用一个雷电交加的雨夜(连气象知识都掌握了),实现了他胜利大逃亡的梦想。 什么是高情商?保持阅读,培养一生的长度去看待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习惯,不光说不做,保持每天进步一点点的行动力,持之以恒的去达成目标。 “杀不死你的,只会使你更强大”——最终,安迪不仅成功拥抱了他极度渴望的自由,利用自己熟练掌握的银行办事流程,合法获取了一笔可观的财富,甚至还为朋友瑞德的假释出狱安排好了一场救赎,免于瑞德自杀身亡。而心狠手辣,滥杀无辜的典狱长,却因他的举报,贪污腐败的罪行被揭发之后落得个饮弹自杀的下场。 4/ 著名心理学家武志红说过,尼采的这句话“杀不死你的,会使你更强大”,也许听上去像是一个喊口号的励志哲言,讲的是人的意志能胜过一切。但它其实可以是很科学的道理:只要你没有在肉体上和心理上被杀死,你就会成长,你的心理舒适区和自我疆界就会不断的扩大,你因此得以滋养,因此强大,变成一个生命有韧劲的人。 因此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去理解:只有将心灵境界修炼得足够丰富的人,才能不知不觉的拥有那些高情商的特质,真正去拥有和运用高情商。所有生命里的考验都是来度化我们心灵的,要想强大,只有拥有与命运抗争的豪情和毅力,不断总结自身的不足;只有通过阅读充实我们的心灵,不断升级自我,梅花香自苦寒来,我们才会拥有丰富坚强独立美丽的心灵,做一个生命有韧劲的人,才能真正抵达高情商的彼岸。一个人如果不注重修炼而只刻意去追求高情商,那样有时反会落入“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