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无问西东》--立德立言、追从内心、不问西东

来源:未知

原标题:影评《无问西东》|与时代途径的路上,你我不问西东作者  宣北淮 当一部优秀的电影闯入你视角的时候,带给你最多的东西莫过于对心灵的撼动与对时代的询问,而作为清华大学百年庆典的献礼之作《无问西东》当之无愧的做到了这一点,它讲述了四个不同时代下但都同样出自清华大学的年轻人的青春故事,接下来我将对该片进行一些浅评。 任何一部电影中都离不开对于人物的塑造,人物是故事表达的主体,离开了人物,就没有所谓的故事,该片中出现的四位人物引领了不同时代下的青春故事的发展。陈楚生饰演的吴岭澜,他一心想要以理工科实现实业报国的梦想,但屡屡处于人生的迷路困境,直到泰戈尔访华时的一番演讲方让他找回本心;同样作为歌手的王力宏此次在影片中饰演一位在西南大学读书的富家子弟沈光耀,当他看见无辜的稚子丧生于战火之中时,决然投身报国,而在这一段以沈光耀为主要人物的段节里,吴岭澜以西南大学老师的身份在战火纷飞的山脚下为学生讲课的镜头闪现,讲课的学生里有着沈光耀;接着在章子怡、黄晓明饰演的王敏佳、陈鹏的段节里,陈鹏因沈光耀驾驶飞机的济粮而存活,才以与王敏佳能展开一段荒唐杂乱岁月里的救赎爱情;又因为铁政饰演的李想在隐瞒他与王敏佳合作写信这一实情的情况下得以来到边疆救下张果果,成就最后一个时代镜头下围绕主人公张果果发生的事件。四个时代、四个人物互相缠绕显得剪辑的拼接符合情理,让观众得以接受,同时这种拼接方式表现了时代的延续性、清华大学精神的传递性,这离不开演员的精湛演绎,但最重要的还是导演李芳芳对于不同时代史实资料的深刻把握与对镜头精益求精的结果。  如果说人物是故事的主体,那么主体则是故事的灵魂,赋予影片强大的生命力,而该片从主题上来谈,统一说无非清华大学校训上“立德立言,无问西东”的深刻体现,就是说无论时代如何变迁,清华学子都应注重自己的道德与言行,不要去追问其他细枝末节的问题,或许还可以表达为“追从内心,无问西东”:吴岭澜明明文科极佳却选择实业性强的理工科,他感到很矛盾,直到波多黎各人在巴黎泰戈尔的访华演讲让他茅塞顿开,开的是一颗久经漂泊、困顿不已的心灵,以文依然能报国;沈光耀是家中独子,在其母盼其平安长大的殷切期望下,最终因一位稚子因战乱丧生而动摇,他恍然明白“大家不平,何以顾小家,我中华子辈自是如此”,所以听从内心应招飞行员,报效国家;王敏佳因为师母对于老师的行为感到愤怒而写下书信责骂,却被师母找到单位告发,引起对她的一众批斗,她可能因为小小的虚荣而将与毛主席合照上的小女孩说成自己,但却改变不了对老师维护的一颗拳拳之心,只是那个时代的语言太过苍白,人心太过苍凉;陈鹏认为爱情比理想重要,在王敏佳被世人丢弃时,只有他追从内心、始终如一的相信她、呵护她;张果果新世纪的商战一员,一直以奉利益为人生追求,在扶助5胞胎孩童后,他突然领悟到人生的真谛。  除此之外,影片的一些描述次要人物的镜头画面也格外有意思,向观众阐述着某种人生问题,要知道该片的题材类型特色属于青春爱情战争片,关于爱情的命题却一再被观众讨论。片中的王敏佳的老师许伯常和其妻子刘淑芬让我们看到了爱与不爱的极端格局,刘淑芬认为她花尽一切供许伯常念完大学,许伯常必须遵守当初的决定跟她结婚,许伯常却认为刘淑芬贪图的只不过是他念完大学当老师后的每月粮食补贴,对她冷冷冰冰、形如陌人,而刘淑芬在揭穿王敏佳这个所谓的“丈夫情人”后并没有丝毫的快感,当看到她人的毁灭后亦是在丈夫冰冷的镜面下照到了自己内心的悲凉,绝望下以跳井结束自我残酷的一生。要知道爱情这个东西,没有什么必须与肯定,就像片中许伯常所说“什么都会变,为什么感情不能变”,刘淑芬的爱情坚守没有错,错的是她不明白许伯常已不是当初的许伯常,许伯常上完了四年大学,无论学识素养或阅览的人事风貌,都已和当初不再一个层次,刘淑芬却依然停留在原地,许伯常当然无法接受一位语音不通、心灵无法契合的人,他给刘淑芬的结婚生活不过是其供养念完大学的报恩,刘淑芬最应做的不该是一味的逼迫,而是要努力提高自我,能和许伯常有共同的话题与人生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