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霸王别姬》--为艺术而生,为艺术而死

来源:未知

原标题:重温《霸王别姬》入戏太深只蝶衣作者  白衣小潘安  最初听到《霸王别姬》这个名字,以为是一部京剧电影,当看到演员表里有张国荣,张丰毅,葛优这几个演员时,就被海报吸引了,整个影片是泛黄的色彩基调,很有年代感,充满了那个时代的影片特有的怀旧气息。 影片是从清末北洋政府时代为背景说起的,小豆子的母亲艳红是一个妓女,为了给小豆子找个以后能糊口的营生,请求戏班班主收留他,并说到“男孩大了留不住!”可是因为小豆子手是六指,不适合唱戏,母亲艳红狠心用刀把那多出来的手指头给剁掉了,并把小豆子架起来送到房间里,这时,画面中的母亲满手鲜血,小豆子的脸上也是血和眼泪,他扎着一个小鬏,像一个小丫头,这个形象也就为他以后成为旦角埋下了伏笔。 小豆子被收留了,他反抗,不愿意唱戏,在睡觉的地方,被一起的伙伴嘲笑说:“从哪个窑子里出来的”,这时他的眼神倔犟而坚定,一气之下把母亲唯一留给他的衣服丢在了火里,他骨子里不愿意屈服,有着强烈的自尊心。 之后,由于师兄小石头的关爱,使他孤独的生命有了安全感,一句“我本是女娇娥”,老是唱不对,就在他被强迫唱对的时候,他已经从骨子里把自己变成了旦角,变成了一个女人,接着在大太监那里的悲惨遭遇,直接的推动了他性向的根本性转变,在他受辱后,无意捡到了弃婴小四,这时,他已经有了女人才有的母性意识,已经从心里成了女人。之后,他们成了段小楼和程蝶衣,一出《霸王别姬》誉满京城。  古时一直有达官贵人养娈童戏子的遗风,戏子妓女就是上流社会的玩物,程蝶衣也逃不过,当程蝶衣少年饰演旦角,还未扮上行头,眉眼之间就已经初具闺中少女的风流姿态,所以他小时候的遭遇既是被逼无奈也是常情,也难怪后来袁老板会说他已经达到了雌雄同体,物我两忘的境界,这一战神韩信切都成为他不疯魔不成活的基础。 段小楼知道戏终归是戏,自己是自己,而程蝶衣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段小楼要娶妓女菊仙,程蝶衣心中不悦,为了在日本人手中救出段小楼,程蝶衣不顾民族气节去给日本人唱戏,并说青木是个懂戏的人。 在段小楼成亲的夜晚,程蝶衣与自己的戏迷知己袁老板卿卿我我,互扮霸王与虞姬,他只沉浸在戏中,一直都是,分不清现实和理想,这也许是一个艺术家达到的最高境界。 后面陆续经历了几个历史更迭时期,在时代的浪潮下,影片也从侧面表现了中国社会对京剧艺术的态度,艺术历经时代的变迁,人物的命运也浮浮沉沉,这也应了“人终有万般能耐,也终究抵不过天命”这句话。  程蝶衣一直是程蝶衣,段小楼是假霸王,他的假也恰恰说明了他现实中的虚伪,而程蝶衣一直活在戏里,在现实中他也保持着戏里的那份单纯,段小楼这个假霸王或许配不上真虞姬,他是个懦弱的人,程蝶衣还活在小时候他给的那种安全感里,入戏太深。 段小楼的感情是不断的向时代妥协的结果,而陈蝶衣甚至对外面世界的变化都不去关心,他的这种极致的爱和情感至纯至净,从没被世俗的烟火所污染,做到了从一而终。 菊仙的死是程蝶衣被逼无奈的推波助澜,也是段小楼的懦弱造成的,程蝶衣爱段小楼,是一种互相怜惜默默守护下日久生情的感情。 影片最后,程蝶衣拔剑自刎,段小楼的那句“蝶衣!”使人感受到了一种发自肺腑至深的爱,说他没有对程蝶衣有过爱情,或许谁都不信,在菊仙流产的时候,程蝶衣被抓走,他在这两个人面前难以抉择,他起初的爱可能是兄弟之情,当他感受到自己爱程蝶衣的时候,程蝶衣已经离他而去了。 程蝶衣从对戏的排斥到对戏的痴迷,他的命运使人感到痛心和惋惜,为艺术而生,为艺术而死这种境界有谁能够达到,只有戏里的程蝶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