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滚滚红尘》--姻缘前生定,哪有失手堕埃尘

来源:未知

原标题:况且姻缘前生定,那有失手堕埃尘作者 阿飞霜 秦汉的章能才温吞吞,优柔寡断,从头到尾都没觉得这个男人好在哪。张爱玲写影星燕山,“看见他下楼梯,低着头,逼紧了两臂,疾趋而过,穿着长袍,没化妆,一脸戒备的神气,一溜烟走了。”秦汉就有这样一种生怕被人占了便宜去的戒备神色。 亦舒曾说“林青霞的美,美在不自知。她从未觉得自己美,就是她最美的地方”,可是《滚滚红尘》里的林青霞极媚,像个妖精似的。举手投足之间,太知道怎么做一个女人,太知道怎样才会美,太知道怎样才会有镜头感,太知道怎样设计一颦一笑,太知道怎样才会打动人们的心。 韶华眼底眉梢尽是风流,那时林青霞已经35岁,如果不是看到岁月给到她的风情万种,很难相信她已经35岁了。 徐克说林青霞“五十年才能出这样一位大美人”,如此的追捧,美女的自觉早就有了。 林青霞在《窗里窗外》写过这样一件事,有一次与黄霑、林燕妮吃饭,席间黄霑“林美人、林美人”地叫个不停,起初还以为他说的是自己,后来才知道他称呼的美人是林燕妮。 两个主角都太知道自己的美,难免就有一种自哀自怜。况且三毛写的剧本文艺到矫情,人物莫名其妙地就掉眼泪,动不动就问你爱不爱我,爱不爱我。 可能还是因为我无法欣赏林青霞作为女人的美,我喜欢的是她演刀里来剑里去的男人。 这个剧本的灵魂是张爱玲和胡兰成,韶华的活泼却是三毛的。特别是韶华与玉凤见面,两个女孩太吵了,那是属于三毛的热闹,她的人情味,那么容易交到朋友,大街小巷的,人们对她都那么热心。 “我的朋友,从大楼一路发展出去,街上卖水果的、卖衣服的、卖被子的、卖画的、卖书的。小食店的、自动洗衣店的、做饺子的、改衣服的、药房、茶行、金店、文具……都成了朋友。三五日不见,他们就想念。” 所以很多人说,这是秦汉和林青霞,不是胡兰成和张爱玲。 《滚滚红尘》中韶华章能才,感情来的太快。韶华只是看能才一眼,就芳心暗许了。能才送一只泥老虎,就把韶华给收买了。再见的时候,韶华打开门,能才正坐在台阶上等她。她的反应是下意识“砰”地一声关上门,背过身去面红耳赤,却心动难持。 “我写作,是关出来的。如果你早点出现,也许我根本不会写文章了。你给了我依靠,给了我家的感觉。” “我只给了你一只泥老虎。” “可是我已经很满足了。” 这种莫名其妙的爱,真是无法说不清道不明。 能才落难,避居乡野。韶华千山万水地找去,却看到他和房东太太在一起了。 当她听见能才对房东太太说“小傻瓜”,她骇怒道:“你怎么可以把跟我说的话,去跟别的女人说?‘小傻瓜’,这是你抱住我对我说的青春俄勒冈话……” 韶华是好女人,能才却如自己所说,除了一只泥老虎什么都不能给韶华。 有这样一个细节,两个人去买布料。能才不知“一尺”是什么概念,听说做一件短旗袍至少要八尺,想到自己囊中羞涩,下意识摸了摸钱袋。韶华假装没看见,只是转身指着一个很小的摊铺:能才,我想要顶针和红头绳,城里很难买得到。 韶华真是好女人,顾全男人的面子,说话行事不让对方难堪。 临走的时候,韶华还要送给能才一笔钱。张爱玲对胡兰成,不也是如此。胡兰成写过,“信里她(张爱玲)还附了三十万元给我,是她新近写的电影剧本,一部‘不了情’,一部‘太太万岁’,已经上映了,所以才有这个钱。我出亡至今将近两年,都是她寄钱来,现在最后一次她还如此。” 真是仁至义尽。 张爱玲最后跟了赖雅,韶华最后跟了余老板。 余老板其貌不扬,他喜欢韶华却自觉高攀不起。他独自在过道里练习着如何表白,真的很可爱:“沈小姐,我这里有些丝绸,你拿去做旗袍吧。现在外面正在打仗,人家好不容易才弄到这些,不过,只要你喜欢,人家就是拼了命也值得的。” 当韶华被能才牵累,被一群人拆家殴打,余老板拿了剑冲出去保护。当街上满是乞丐,两块饼干就可换一架钢琴,余老板还能带着韶华去高级餐厅吃饭。 可是韶华呢,看不上就是看不上去,无法委屈自己。她看余老板,什么都看不惯,颐指气使地说:“你喝汤不要那么大声好不好,看看你那个吃相,跟猪似的。”余老板愤而起身,韶华一句“你给我坐下”,他又乖乖地坐下。 余老板用辛苦赚来的积蓄,换了两张逃生的船票,只为了带韶华逃离这个乱世。韶华却把自己的船票给了能才。余老板站在人潮汹涌的码头,逆流中四处寻找韶华,即使在最后一刻也不愿意放弃。在生死面前,他的选择只有韶华。 他终于望见了韶华,留在无法上船的人堆里,他想都没想就跳下船,穿越千万人来到她的身边,小心翼翼地安慰哭成泪人的韶华: “沈小姐。没关系,不要紧的。我不怕死的,日本鬼子的时候,我们不也熬过来了吗?没事的……我只想照顾你,对你好,我不敢有别的幻想,你不要伤心。过个三五年,局势稳定了,章先生就会回来接你走,我不会计较的。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很多年后,能才回来寻找韶华,读到她写的小说《白玉兰》。小说中的玉兰,她的故事与韶华的人生是平行展开的。 小说的结局说: 玉兰听到春望在战场上死了,就跳河自杀。邻村的一个小伙子把她救起来,玉兰就跟了他。玉兰打心底怨了这位救命恩人一辈子,虽然这样,他们还是生了一个孩子。 想当年,能才被挤下船舱,哪里是命运,不过是软弱。余老板是自己争取了一个结局。况且姻缘前生定,那有失手堕埃尘。